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借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位于上海法租界百园路的一处洋气的三层公寓楼的顶楼上站着两名穿着西服的白种男子,其中一名凛然就是法国驻泸大使阿尔芒,另一名则是美国驻华大使詹森,两人默默的看着远处那升起的一团团黑色的乌云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良久阿尔芒才说道:“詹森先生,您认为华夏人能打败那些日本人收复上海吗?”


        

詹森面色凝重的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别的地方日本人或许能睁只眼闭只眼,但是上海日本人是绝不会让给华夏人的,无论他们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也会跟华夏人拼到底,因为他们承受不起失去上海的代价!”


        

阿尔芒不做声了,其实他也明白,日本人可以失去任何地方,唯独上海除外,因为一旦上海丢失,那也就意味着跟华夏的这场战争日本人已经开始落入下风,这对于向来骄横的日本人来说是绝不能接受的,所有人都明白,如果华夏人真的占领了上海,日本人不介意把关内所有的部队都调过来跟苏晋拼命。但是最让阿尔芒不明白的是这个问题他既然看得到,苏晋这个聪明不会不知道,但是他为什么还要向上海进攻呢?就连他这个不了解军事的人也可以肯定现在肯定有数不清的日军正在向上海涌来。


        

“唉……”想到这里,阿尔芒长长的叹了口气。


        

自从法国向德国人投降后国际地位便迅速下降,毕竟这个世界是个只认拳头的世界,既然你已经投降了那么你的地位自然比不上以前了,前些天更是发生了数十名日军士兵试图强行闯入法国租借的事情,法租界的法国士兵当即拦住了日本士兵,双方发生了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对峙。双方的气氛一度很紧张,眼看着随时有擦枪走火的可能,被惊动的阿尔芒赶紧向美国大使馆求援,詹森赶紧带着一个排的美军士兵将双方拦住,并对带队的日军中尉进行了警告,这名日军中尉这才悻悻的离去。


        

通过这件事,阿尔芒立刻意识到了日本人已经有了对法租界下手的打算,今天这件事很有可能是日军的一个试探,如果法国退让了,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不难猜测了。不过阿尔芒虽然知道了日本人的打算,可他却没有一点的办法,法国在法租界的兵力只有三百多人,只相当于一个营的兵力,这点兵力对上日本人连塞牙缝都不够,如果日本人真要对法租界下手的话阿尔芒也只能干瞪眼,现在日本人之所以没有立刻对法租界下手只不过是要顾忌美国人的反映,只是这份估计能维持多久这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看着阿尔芒愁眉苦脸的样子,詹森明白他心里的感受,他想了想说到:“阿尔芒,现在的形势你也清楚,法国想要维持上海租界的地位是很困难的,日本人不会坐视这么一大块肥肉的,虽然现在日本人还没有正式动手,这不过是因为现在他们没有时间来对你们下手而已,等到第三集团军退兵后,日本人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你们下手了,所以我认为你不如主动提出将租借暂时交给日本人来管理,这样也可以避免冲突。”


        

“绝对不行!”阿尔芒摇摇头,斩钉绝铁的说:“我是法兰西政府任命的驻泸领事,没有政府的命令我就是死也不会把法租界转交给日本人!”


        

“好吧!”詹森无奈的摇摇头,看着阿尔芒的神情他就知道刚才的话算是白说了。


        

阿尔芒又接着说道:“现在第三集团军的攻势这么猛烈,日本人是顾不上法租界的,虽然华夏人不大可能完全攻克上海,但是我想我还是可以给华夏人提供一些帮助的。”


        

“哦……”詹森惊讶的看向了阿尔芒……


        

阿尔芒是这么说的,同时也是这么做的,就在他和詹森说话的时候,一名穿着普通的男子在一名军官的带领下来到了黄卫国所在的指挥部。


        

黄卫国看着面前这位三十多岁的白人男子,穿着一套常见的黑色西服,头上带着一顶礼帽,脸上带着标准的职业笑容,只见他对黄卫国微微颔首用标准的中文说道:“尊敬的将军阁下您好,我是法国驻泸领事馆的参赞巴西勒,我是奉了我们阿尔芒领事的命令来给您送情报来的。”


        

“情报?”黄卫国愣了愣,随即有些好笑的问道:“你们有什么情报给我们的,难道是日军在上海的布防图吗?”


        

只见巴西勒认真的说:“将军阁下,您说对了,我这次过来就是给您送日本人的布防图的。”


        

“呃……”巴西勒的话一出,黄卫国和他身后的张大年以及一众参谋都惊呆了。


        

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巴西勒脱下了自己的礼帽,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地图递给了黄卫国,黄卫国接过地图一看,发现在这张地图里法国人将日本人在上海布置的工事、守军以及武器型号数量等等信息标注得一目了然,几乎就跟日本司令部的布防图没什么区别。


        

看着这张日本守军分布图,黄卫国咽了口唾沫问道:“这张地图是真的吗?你们是从哪弄来的?”


        

“当然是真的,上帝可以作证。”巴西勒点点头傲然道,“您不用怀疑这张布防图的真伪,也请您相信法国政府在上海的力量。”


        

面对巴西勒你骄傲的神情,黄卫国默默的点了点头。自从1845年设立了法租界后,法国人在上海经营了75年,在上海的势力自然是根深蒂固,加之日军在上海部署防御工事这种事是瞒不过人的,法国人想要偷画一张日本人的布防图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将地图交给身后的参谋,黄卫国点了点头:“巴西勒先生,请您转给阿尔芒领事,就说他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会努力的杀死更多的日本人来报答他的好意。”


        

“谢谢您的体谅,我会将您的意思转达给领事阁下的。”看到黄卫国收下上海日军的布防图,巴西勒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黄将军,既然地图已经交到您的手里,那么我也要告辞了,再见!”


        

“您慢走!”


        

黄卫国客气的将巴西勒送到了门口,这才回到了指挥部。当他进入指挥部后,看到十多名参谋正团团挤在墙边,看着挂在墙上的布防图,众人一边看一边低声的商议着什么,看到黄卫国到来众人赶紧让开,张大年指着地图对黄卫国道:“老黄你看,日本人这是打定死守上海了,现在藤田进这个老鬼子把所有的兵力都收缩在闸北和公共租界一带,日本人在各个街道都布置了大量的明堡、暗堡以及机枪掩体,甚至还有不少的反战车炮,而在上海这种地方我们势必不能象攻占虹桥机场那样肆无忌惮的动用重炮或是动用飞机进行轰炸,毕竟上海可是有数百万百姓呢,所以如果我们进行强攻的话恐怕伤亡会很大的。”


        

黄卫国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不假思索的说说:“如果光凭步兵想要拿下日军坚守的阵地伤亡自然很巨大,不过我们可以让第一坦克团打头阵,让步兵协助坦克发动攻击,这样一来难度自然就不会那么大了。”


        

张大年犹豫了一下后才说到:“这个自然是可以的,但法国人提供的情报里可是显示日本人在这里布置了数量不菲的战防炮,我怕咱们的四号坦克在这种地形里会吃亏啊,毕竟在巷战中坦克受到的局限性太大了,想躲都没办法躲。在来之前苏长官可是嘱咐过咱们此次进攻上海的目的主要就是向世界各国展示咱们的军力向民众表示咱们抗战的决心,如果伤亡太大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是啊!”黄卫国也皱起了眉头,阿黛尔率领的坦克团可是装甲一师的主力,同时也是苏晋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装甲部队,要是在这种地方折损太大的话他可是没法向苏晋交待的。


        

正在黄卫国皱眉思索的时候,一个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报告,警卫团重型坦克营营长?i成青奉命前来报道……”


        

就在黄卫国准备指挥部队进攻上海市区的时候,整个上海也开始沸腾起来。


        

“国AA军打回来了!”


        

“你知道吗,咱们的国AA军已经占领了虹桥机场,数十万大军不日即将开赴上海!”


        

一个个真假难辨的消息在整个上海滩回荡,上至各国领事、大使,下至街上的贩夫走卒都开始流传着这个消息,虽然日本人竭力封锁消息,但民众们看到日军士兵们开始紧张的修筑工事设置路障架设机枪掩体,原本上海里那些骄横跋扈总是欺负他们的日本浪人和商人脸上都浮现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时,百姓们的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不少人心里暗暗叫好,狗AA日AA的小日本你们也有今天。


        

十月五日早晨七点,当法租界的百姓们从睡梦中醒来准备新一天的生活时,许多人都听到大街上传来一阵伴随着发动机声音的金属摩擦声,当百姓们打开窗户循声望出去时,他们看到了在街道的远处开来了一辆辆被涂成了灰色的形状威武的坦克,在坦克的周围行进着一名名身穿着灰色的德式军服,头上戴着他们在噩梦中才出现的m35式钢盔,手持步枪的士兵。


        

看到这一幕后,不少逃难来到上海的犹太人吓得小脸煞白,数年前在德国经历的那些噩梦瞬间便在他们的心里重新涌了出来,无数人尖叫着冲进了屋子就要拿行李准备逃难。 》≠》≠》≠》≠,


        

就在这时,那些准备逃难的犹太人却听到大街上响起了一阵阵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这阵声音是如此的猛烈,几乎要把这条大街的屋顶给掀翻。当那些战战兢兢的犹太人重新偷偷望出去时这才发现原来在那些坦克的两侧还涂着醒目的青天白日旗帜,那些m35头盔下全都是亚洲人的面孔,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一支由华夏人组成的军队而不是那些给他们带来了噩梦的德军。


        

就在那些犹太人被吓得小心肝扑扑直跳的时候,整个法租界已经陷入了一阵狂欢里。无数的民众涌上了街道来观看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的国AA军,整整三年了,自从淞沪会战后这支高举着青天白日旗帜的军队又重新出现在民众的眼前,而且这支军队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威武精神。打前排的一辆辆坦克是那么的高大威风,坦克后面的国AA军士兵也是那么的精神抖擞,他们手中的武器也是那么的精良,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显示这一次来的****是要动真格的了。


        

不知什么时候一面巨大的青天白日旗从一个窗口里伸了出来,仿佛是一个信号般,街道的两旁陆续伸出了更多的青天白日旗,一面两面三面……很快大街上到处都飘满的青天白日旗,谁也没想到在法租界竟然有那么多人的家里偷偷的藏着华夏的国旗。


        

在一栋楼房的顶层,阿尔芒站在楼顶静静的看着从街道上通过的华夏军队,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给黄卫国送信的参赞巴西勒站在他的身后不解的问道:“领事先生,咱们就这样让华夏人通过咱们的租界吗,如果华夏人不能打赢这场仗,日本人恐怕会对咱们发难的。”


        

阿尔芒轻哼了一声:“日本人已经对咱们发难了,你忘了几天前日本军队想要进驻我们租界的事情了吗,虽然这件事因为美国人的加入,日本人不得不悻悻退兵,可你能保证没有下一次吗?我们总不能每次都去求美国人吧,要知道我们法国已经变成了战败国,这个租借迟早是要丢掉的,与其白白送给日本人还不如让华夏人通过,这样还能卖他们一个人情呢。”


        

“可……可华夏人能打赢日本人吗?”对于这点巴西勒参赞表示了怀疑。


        

“我不管华夏人能不能打赢日本人,现在只要是能给日本人添乱的事情我都乐意去做,如果可能我甚至愿意把唯一的那支步兵营都交给华夏人去进攻日本人的阵地,给他们让路又算得了什么。”阿尔芒眼中露出了冷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