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法国传来的噩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晋坐在轿车的后座上,闭上眼睛将整个身体都靠在了真皮靠垫上。此时他整个脑海还在回想着当南造云子在看到日本外相重光菱和日本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在投降书上签字这段视频时那种夹杂了不可置信、痛苦、绝望的神情。


        

对于南造云子的反映苏晋很理解,从小就受到军国主义和武士道教育的她早就将大东亚共荣圈、天皇以及武士道等诸多东西已经刻入了骨子里,并愿意为之付出生命。可就是这样一名狂热的军国主义份子却被一名自称来自未来的人告知,你为之愿意奋斗终生的事业不过是一场梦幻,无论如何日本都将最终战败,这还不算,来人还掏出了一款来自未来的高科技的玩意给她播放了一个纪录片,而她也亲眼看到包括外相、参谋总长甚至天皇竟然在录像上正式宣布日本战败,这样的打击是个人都受不了,苏晋甚至清楚的看到自己亲手结束她的生命时她脸上露出的那种解脱的神情。


        

南造云子这个人后世在华夏自然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口诛笔伐,但苏晋却认为如果??开阵营的因素而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个女人可以称之为二战最优秀的女间谍之一,上海上海吴淞炮台方案失窃案、戴季陶案、黄浚案等等案件都给华夏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巨大损失,所以苏晋说南造云子一个人就顶三个甲种师团并非夸张之言。


        

南造云子对于日本来说是一名干将,而对于华夏来说就是一条毒蛇了,所以苏晋选择了她作为自己倾诉的对象,并亲自结束了她的生命。


        

“长官……长官……”


        

正当苏晋在沉思的时候,他感到车子停了下来随后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扭头一看,却是白岐山正在叫他。


        

“嗯……怎么回事?”


        

白岐山指着窗外道:“长官,周参谋长在前面等您!”


        

苏晋一看,前方停着一辆吉普车,周玉生正站在吉普车旁边看着他。苏晋将手探出窗户对着周玉生招了招手。周玉生走了过来拉开车门做到了苏晋旁边。


        

苏晋看着他笑道:“池雨,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劳烦你这位参谋长亲自来堵人?”


        

周玉生没好气的说道:“我的苏司令,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知不知道,那个法国驻泸领事阿尔芒和那个海军上将拉博德已经从台州赶来杭州了,还有詹森那个美国佬,他们三人一来就直接奔司令部找你,找不到你后他们又把我给堵住了,一个劲的责问我为什么还没做好出发准备,我被问得连冷汗都出来了,你倒好自己溜出来了。”


        

苏晋摸了摸鼻子,这件事纯属突发事件。这几天阿尔芒也发电报催过他几次,但是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推脱了,没想到今天竟然直接杀到杭州来了,看来法国佬是真的急了。


        

想了想苏晋这才对周玉生道:“那好,我马上过去会会这几个家伙。开车……回司令部。”


        

半个小时后,当苏晋走进会客厅时,就看到阿尔芒****正焦急的在会客厅里走来走去,而依旧是一身白色海军上将服的拉博德和詹森则是坐在一旁沉着脸不吭声。


        

看到苏晋走进来后,阿尔芒脸上浮现出一丝一脸怒容,大步走到苏晋跟前大声道:“将军阁下,您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到今天您的部队还没有做好出发的准备,要知道我们是签署过合约的,难道您打算违背神圣的合约么?”


        

苏晋摆了摆手,“阿尔芒先生,您先别激动,先坐下!”


        

等到气鼓鼓的阿尔芒坐下后,苏晋这才问道:“阿尔芒先生、詹森先生以及拉博德上将,你们今天都是为了赶赴法国的事情而来吧?”


        

一旁的詹森也说话了:“当然,我想您应该明白,合约神圣而不可违背的,我希望您不要做出让人失望的事情来。要知道,您可是收了我们美国政府和法国政府一共九千万美元的开拔费的,如果您一旦违约我想这个后果将会非常的严重。”


        

面对詹森话里的威胁,苏晋淡淡的笑道:“詹森大使,我并没有违背合约的意思,但是在出发之前我想问您和阿尔芒先生一件事,那就是现在的法国究竟有没有能力支持下去,我不希望我率领我的部队刚踏上法国的领土的时候不是跟德国人作战,而是走进德国人的战俘营。”


        

“苏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旁的阿尔芒厉声喝问起来。


        

“什么意思?”苏晋冷冷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份报纸放到了两人的跟前,指着上面的一则新闻语气冷漠的说道:“阿尔芒先生,今天是六月十三号,就在两天前贵国政府已经撤出了巴黎,同样是两天前意大利也对法兰西政府宣战。还有,就在今天,贵国政府宣布巴黎成为不设防城市,还有,早在一个星期前,法国和所有的英国远征军已经全部撤到了英国,而您却在催促我立即前往法国,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贵国政府正在把我们往一条不归路推呢?”


        

“你……”


        

阿尔芒立刻哑口无言起来,苏晋的话正好戳中了他的死穴。自开战以来,英法联军的表现实在是太糟糕了,数百万军队一路溃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德国人横扫了一大半,几乎耗尽了全国国力修建起来的玛奇诺防线就象一个稻草人似地一点作用也没发挥出来就失陷了,也难怪这位苏将军心里犯嘀咕。


        

其实大家都不是傻子,苏晋为什么推辞着不前往法国他很清楚,无非就是看到法国人不行了,不想去法国送死而已。而法国人为什么这么着急催促苏晋赶往法国呢,他们自然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只要苏晋登上了法国的船只,那么开到那里就由不得苏晋说了算了,到时候是继续前往法国当替死鬼还是随便扔到哪个犄角旮旯里替他们卖命自然由法国人说了算,法国人的想法苏晋自然也明白,所以才整天装傻充愣。


        

会议室里一片趁机,阿尔芒无奈的将目光望向了詹森,希望这位美国表亲能帮自己说说话。詹森也没有让他失望,立即接话道:“苏将军,正因为法国战局很不好,所以才更需要贵军的支援,我们之所以选择了贵军作为援军就是看重了贵军的战斗力,相信在贵军的帮助下,法国的战局一定能得到很好的扭转。”


        

得……硬的不行来软的了。苏晋很干脆的问道:“那好,詹森大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假如我们现在上了船,你们要把我们带到法国的哪个地方?据我所知现在法国已经沦丧了大半,大半的港口也已经失陷,你们总不能把我们送到德国人的手里吧?”


        

“这……”


        

苏晋的话一出来,詹森和阿尔芒都哑了。他们不过是打着哄骗苏晋和第三集团军上船再决定去哪的念头,况且现在整个法国都乱成了一团,哪里会有什么详细的计划。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名参谋匆匆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递给了苏晋。


        

苏晋打开文件一看,眼中先是闪过一丝笑意,随即变得勃然大怒,将文件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怒喝道:“阿尔芒先生,难道这就是你们政府所谓的诚意吗?就在今天中午,贵国的贝当元帅已经出任贵国新一任总理,他不但宣称要让雷诺总统宣布辞职,并且还要跟德国法西斯媾和,而您却还要催促我和我的部队抓紧时间上船,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什么?”


        

苏晋的话一出口,就连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拉博德上将也吃惊的站了起来,他一把抢过文件,只是他刚看过去才发现满篇的都是自己看不懂的方块文字。还没等他放下,文件就被一旁的阿尔芒抢了过去,阿尔芒作为法国驻上海领事,对于中文虽然不能说精通,但还是略通的,这时一旁的詹森也凑了过来,两人一边看着文件脸色立刻就变了,阿尔芒更是脸色变得苍白失声道:“这不可能!”


        

看着阿尔芒不住发抖的手,苏晋心中虽然冷笑,但表面上还是义正言辞的说道:“阿尔芒领事,这件事的真伪你只要去查一下自然就知道,我只想请问一件事,既然贵国政府已经宣布要投降了,为什么还要把我们送往法国。这已经违反了我们的合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完全有正当理由宣布原来已经签署的合约作废。”


        

苏晋的话一出口,原本还气势汹汹前来问罪的三人都不吭声了。这件事来得是在太过突然,虽然这些日子坏消息不断传来,但他们从未想过法国政府竟然会这么快就宣布投降,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别说去法国了,就连现在停泊在台州的舰队也会成为一支没人要的孤儿。什么……回法国?法国政府已经投降了,回法国干什么,接着向德国人投降吗?


        

阿尔芒脸色惨白一言不发,现在的他已经有些懵了,如果法国真的投降的话,他这个法国驻泸大使也会瞬间一文不名,这下悲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