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密谋 (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赫尔签署了协议后,第三集团军又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征兵运动,原本的第三集团军一共有五个步兵师、一个独立装甲团、一个独立重炮团和一个飞行大队。这次扩编苏晋直接就把装甲团扩编成了装甲师、独立炮兵团直接扩编成了两个炮兵旅和一个独立防空旅,飞行大队则是扩编成了一个空军师。这还不止,苏晋还把向重庆政府提出要增设两个国民警备旅,其目的是维持浙江省的地方治安问题。


        

这样一来第三集团军就有了五个步兵师、一个装甲师、两个炮兵旅、一个独立防空旅以及两个负责地方治安的国民警卫旅以及一个空军师,第三集团军的人数规模也如同吹气球般的迅速扩大到了近十六万人。


        

按理说我们的蒋委员长是不会这么痛快的给第三集团军增加番号的,可现在不一样了,第三集团军要去法国打仗了,人数扩充得再多那也是在欧洲那边折腾,所以委员长答应得那叫一个痛快,这边刚打报告上去,第二天军政部的批文立刻就下来了,全部照准。


        

“嘿嘿……等到委员长发现哥不去法国了,不知他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看着手中军委会发来的同意第三集团军扩编的消息,苏晋的脸上浮现出得意的表情,“恐怕现在的他心里还在打着等到第三集团军开赴法国后立即派人来接收浙江的主意吧。”


        

在后世的另一个时空里,每当看到华夏大地上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场景时,许多人都会感慨,为什么那些军阀为什么只顾着自己的利益打生打死,丝毫不理会国家的利益,即便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那些杂牌军们也总是有着各自的小算盘,每到大战看来临之时那么多人都避战,总是希望让别人去卖命而自己则能保存实力。感慨完后那些键盘侠就会在网络上悲天悯人一番,总结出一个华夏人是一条龙,一群华夏人是一条虫云云,其实不止是那些键盘侠,那时的苏晋心里也有不少的疑惑和不解。


        

直到来到了这个时空以后,苏晋真正的拉起队伍后他才体会到了上位者的无奈,这么说并不是要为谁辩解,但这就是客观的事实存在。


        

华夏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动荡,早就形成了半封建般殖民地的存在,国家这个概念在这个时代还不像后世那么完整,各地的乡土观念还比较严重,这点从在军阀混战时期各个省动不动就要通电嚷着要独立自治就可以看出来。


        

而各地的督军、大帅们在相互打打杀杀了半辈子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年月枪就是自己的命根子,如果失去了自己的队伍那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所以对于地盘和队伍那是看得无比重要的,虽然到了抗战之后迫于日本的压力各地的军阀和将领都汇聚在了政府的麾下打出了一致对外的口号,但数十年来刻入骨子里的东西又岂能在短时间内消除。


        

而且迫于国家财政的匮乏,中央政府并没有能力供养那么多军队。是人就有私心,蒋委员长也不是活雷锋,自然要优先照顾自己的队伍,所以杂牌军和中央军的待遇就有了差距。这样问题就来了,杂牌军也要吃饭啊,那些将领们为了生存自然会想出许多办法来自保,比如保存实力、纵兵抢粮之类的事情也频频发生。


        

苏晋自然也不例外,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代表的是第三集团军十多万人的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即便是想高尚也高尚不起来,试想一下,一旦他将第三集团军的指挥权交给重庆政府会有什么后果?或许他自己没什么事,但那些把性命都交托给他的部下呢,他可以肯定用不了两个月,第三集团军就会土崩瓦解,或许那些普通士兵会没事,但诸如黄卫国、李卫、张大年等一大帮原先就跟着他的将领们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恐怕最好的结局就是被调到某个部门做冷板凳,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苏晋又怎能不争怎么敢不争呢。


        

正当苏晋想得入神的时候,一股淡淡的体香涌入他的鼻孔,一双略微有些冰凉的小手按住了他的太阳穴慢慢的揉了起来,手法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苏晋舒服得哼哼起来。


        

过了一会,苏晋握住了耳边的小手懒洋洋的说道:“媳妇,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往日里你不是不到下班时间就不回来么?”


        

“谁说的,我可是医院的院长呢,提前下班谁敢说我!”清脆的声音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骄傲。


        

“诶呀,我们向来遵守时间的米大夫也会提前早退了,这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苏晋笑了起来,反手就将身后的佳人拉了过来,双臂一用力便将对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被抱在怀里的正是我们一贯清冷骄傲的米大夫,跟张婉娘和小雨这对典型的华夏传统主仆不同,深受西方思想影响的米晓雅虽然已经嫁给了苏晋,但她依旧秉持着女人要自立的理念,即便是嫁给了苏晋之后她依然为医院的事情忙碌着,而且随着苏晋实力的增长,以前的医疗大队也发展成为拥有五百多名医生,两千多名护士的大型队伍,并将医疗系统覆盖到了整个集团军下属的各个师、团单位,做到营部有卫生队,连部有卫生员,以保证在战时能更好的抢救伤员。


        

躺在丈夫怀里的米晓雅闻着丈夫身上熟悉的味道,扭动着身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舒服的眯着眼睛,小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看着怀中佳人难得的娇憨神态,苏晋忍不住俯下头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一下,不料却被佳人反手勾住了脖子,两人就这么热吻起来,只是一会苏晋就感到两人的体温迅速上升。


        

他好笑的在佳人的****上拍了一下,“你再这么勾引我,后果可要自己负责啊。”


        

“哼,难道还怕你不成?”不料佳人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给了他一个娇俏的白眼。


        

“诶呀,看来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啊!”面对如此赤果果的鄙视,苏大长官自然是不能忍了,立刻就站了起来抱着佳人朝自己房间走去,进了房间后用脚勾上了门,随后把人往床上一扔,紧接着整个人就扑了过去,很快房间里就响起了一阵荡人心魄的呻吟声……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声音这才慢慢平息下来。米晓雅整个人趴在了苏晋怀里,嘴里发出微微的喘息声,此时的她整个人全身都布满了细微的汗珠,娇俏的瓜子脸上满是动人的红晕,尽管已经筋疲力尽了,但她依旧用力搂着丈夫的脖子不放。


        

苏晋轻轻在她挺翘的圆臀上拍了一下,带着一丝溺爱的神情问道:“媳妇,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了,往常你可不是这样的。”


        

最了解自己的永远都是自己的枕边人,苏晋自然也不例外。米晓雅虽说并不是一个性冷淡的人,但象今天这样大白天不上班就回家跟自己亲热的举动还是第一次,是以苏晋便询问起来。


        

米晓雅将脑袋在丈夫的胸口使劲蹭了一下,这才问道:“三思,这些天他们都在盛传你要带第三集团军赶赴法国跟德国人打仗了,是这样吗?”


        

“是的!”苏晋点头承认道。


        

“为什么?”一听到苏晋承认,气不打一处来的米晓雅立刻就在他的胸口咬了一口,气得苏晋用力在她的****也报复性的使劲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这才恶狠狠的说道。“看来我是好久没教训你了,竟敢挑战为夫了!”


        

“我不管!”米晓雅使劲扭动着娇躯气道:“你是昏了头还是没睡醒啊,咱们自己还跟日本人打仗呢,你怎么反倒跑道欧洲帮法国人打仗,滥好人也不是这样当的好吧。再说了,我们现在打日本人都这么吃力,德国人的陆军可是号称世界第一的,真要跟德国人对上了还有我们的好吗?”


        

虽然米晓雅只是一个医生,但这句话苏晋也是很赞同的。不过面对媳妇的指责他又不能说你老公不是真的要去法国打仗,我只是迫于无奈顺便弄点零花钱花花而已,咱们根本就不用去法国。


        

想了想苏晋才安慰道:“媳妇,你不用担心,我们即便是去法国也不用全部去,只是派遣一部分兵力过去而已。再说了即便是去了也不用太担心,不是还有法国人和英国人的军队吗,我就不信三个国家的军队还对付不了一个德国,就象一战一样,德国人不是被打败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米晓雅可不是什么养在深闺什么都不知道的家庭妇女,在英国留学了好几年的她对于一战的历史可是很清楚。她转过头瞪了丈夫一眼:“你别以为我是个医生就什么都不知道,好歹我也是喝过洋墨水的留学生。当时英国、法国和美国三个国家都一起上阵了,那也是死了三百多万人才把德国人打败的,可以说这一仗把法国年轻一代的精英都毁掉了,直到现在英国和法国都没完全缓过气来,这要是真的打起来就凭第三集团军这点人马即便全部投下去恐怕连一个泡都冒不起来,最多也就是给人家当炮灰而已。”


        

“哟,没想到媳妇你的军事素养还挺高的啊!”苏晋很是意外的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媳妇,笑着在她挺翘的琼鼻上刮了一下。


        

“别笑!”米晓雅不满的拍掉了苏晋的手指,“人家跟你说正经的,你别打岔!”


        

“好吧!”看到米晓雅板着一张俏脸,苏晋无奈的说道:“媳妇,我也是说正经的,其实你不用管那么担心。难道我就那么傻吗,就那么喜欢为法国人火中取栗啊?”


        

米晓雅不解的问:“可你为什么还要答应美国人呢,美国人不过是出了点小钱,你就要赌上第三集团军十多万将士的性命吗?”


        

“什么叫一点小钱?”苏晋长大了嘴巴,“媳妇,你要搞清楚,那可是六千万美金啊,去年咱们整个中央的收入也不过是六千多万块大洋,咱们这次到手的钱已经抵得上中央两三年的税收了,你竟然说它是小钱!”


        

米晓雅俏脸微红,兀自不服的争辩道:“那也得看跟谁比,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如今咱们第三集团军十多万将士又岂是六千万美元就能买到的,那可是你好几年的心血啊!”


        

苏晋摇摇头低头在米晓雅亲了一口:“你放心好了,对于第三集团军我比谁都心疼,我是不会拿它去冒险的,具体的事情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等过一个月你就知道了。”


        

虽然米晓雅依然不解,但她也知道既然自家男人不说那肯定有他的理由,自己若是再问个不修那就是不知好歹了,慢慢的两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睡着了……


        

就在两人睡着的时候,一身浅蓝色上衣下身穿着一件黑色裙子的廖雅权正慢慢的走在杭州最繁华的青花路上,当她走到一件写着老北平布鞋店的鞋店时从挂在手臂上的包包里掏出一面镜子看了一会这才转身走进了这家店铺。


        

当她走进这家店铺后,一名年轻的伙计立刻迎了上来点头哈腰的说道:“这位姑娘,请问你想要买什么鞋子。我们这里有皮鞋、布鞋、软底鞋还有硬底鞋,各种款式应有尽有,如果您都不满意还可以定制一双,好多官老爷和太太都在这里定制呢。”


        

廖雅权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这件占地颇大的鞋店里只有聊聊几名顾客,她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四周才说道:“我想要上海流行的那种女士鞋,你们这里有么?”


        

伙计的笑容更胜了,“上海流行的女式鞋我们没有,不过我们有南京那边流行的鞋子,不知姑娘有兴趣么?”


        

廖雅权淡淡的说道:“那就给我来上三双吧,记住我要一双小码的两双大码的!”


        

“好的,姑娘您请到里边坐,我这就让人给您量尺寸!”伙计一听,立刻殷勤的将廖雅权带到了里面。


        

廖雅权跟着火机走进了里面,发现里面越走越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俩人一直走了好一会才来到一间门前。看到伙计做了个请的手势,廖雅权毫不犹豫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华夏特有的土炕,土炕上摆着一张矮几,一名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正坐在土炕上慢慢的品着清茶,看到廖雅权进来后他抬起头对着她优雅的点了点头轻笑道:“云子小姐,我这里有支那上好的龙井茶,您不打算尝一尝吗?”


        

看到来人,廖雅权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只见她冷漠的说道:“川岛先生,现在我正在执行任务,请叫我廖雅权老师。还有,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您以后不要随便联系我。现在支那人的军统、中统等人正四处的满大街游荡,一旦被暴露会很麻烦的。”


        

“哈哈哈……”中年人笑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帝国之花南造云子小姐也有害怕的时候,我记得一年多前你从支那人的监狱里逃出来的时候就说过,支那人的特工只能跟在你的后面吃灰,现在怎么又害怕起来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看着大笑的中年人,廖雅权咬着银牙冷声道:“川岛久保大佐阁下,如果你知道第三集团军已经成立了一个秘密的军事情报局,里面的特工都是经过了苏俄的契卡和英美等情报部门训练过的特工人员的话,恐怕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


        

这名中年人名叫川岛久保,是土肥原贤二的得力助手,同时也是南造云子的竞争对手,两人在上海的时候就经常明争暗斗,算得上是老冤家了。


        

听到了廖雅权的话,川岛久保的笑声立刻嘎然而止,“纳尼,第三集团军竟然成立了军事情报部门?这事我们的情报部门怎么没有报告?”


        

“哼!”廖雅权冷笑了一声:“帝国在杭州原先的情报部门简直就是废物,怎么可能查到这么机密的事情呢。好了,如果你是来跟我见面的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也该走了,记住以后没事不要跟我联系!”说完廖雅权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川岛久保喊住了廖雅权,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云子小姐,想必你也知道第三集团军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被调往法国的事了吧。”


        

廖雅权不屑的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我要是还不知道那就可以回本土嫁人退休了。”


        

川岛久保盯着她的眼睛道:“那你知不知道支那人最近又换装了一款新式战机?”


        

“知道!”廖雅权点点头:“这款战机是支那的飞行大队最新式的战机,我曾亲眼目睹过这款战机,只可惜我看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坠毁了。”


        

“你看过就好!”川岛久保盯着一字一句的说道:“大本营发来了最新命令,命令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这款支那新式战机的所有详细数据甚至是资料,你能办到吗?”


        

“纳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