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伞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壹秒?住『?邸崛ァ滦??→』,?槟?峁┚?市≌f??。


        

苏晋打人了,一个堂堂的上将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动手打人了,这一幕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孔祥熙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而那名中将带来的士兵们看到自家长官被打,不少士兵全都举起了枪对准了苏晋,而苏晋这边的警卫营的士兵也二话不说同样举起了枪,一时间拉枪栓的声音此起彼伏,眼看着一场冲突就要发生。


        

看到这里,孔祥熙计划要被吓坏了,要是在这里当场把苏晋给打死,那是国民政府就是长了一万张嘴也解释不了了,更重要的是一旦打起来他这个罪魁祸首肯定首当其冲会在第一时间被打成马蜂窝。他赶紧跳了起来大声喊了起来:“住手……都给我住手,你们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要宰了他?”就在这时,被苏晋一拳打倒在地的中将在两名士兵的帮助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刚爬起来的他眼镜的一边被打裂了,右眼一片乌青,嘴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原本梳得整齐的大背头也变得散乱不堪,整个人就如同被十多名壮汉轮过的少妇一般,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无比的狰狞。


        

“来人,给我上去把他抓起来,死活不论!”


        

看着这个疯狂叫嚣的家伙,苏晋皱了皱眉头又问道:“孔院长,这个疯子是从哪冒出来的?”


        

孔祥熙也有些尴尬,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原先的预计和掌控,不说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被那么多人和记者都看在眼里并拍了照,就说苏晋的这支卫队就不是吃素的,虽然孔祥熙不是职业军人出身,但是在战乱中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他早就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


        

在短短的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苏晋的这支卫队不但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卧倒并寻找好了掩体,而且已经在好几处地方架起了机枪、迫击炮,而且人家就连坦克都开了出来。所以别看人家只有六百多人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但想要解决掉人家你不出动一两个团花上大量的时间休想解决掉人家,现在听到苏晋问话,他只能尴尬的说道:“三思,这位是侍从室一处主任贺耀辉将军,重庆的治安是归他负责,所以刚才他才会匆匆赶来。”


        

“贺耀辉?”苏晋看着这个鼻血长流的家伙冷笑:“如果我尚未老眼昏花的话,我记得这位应该是中将军衔吧?怎么……难道如果的国|军已经改变规矩了吗,下级看到上级都不用敬礼,还可以指着上级破口大骂了?或者是中央政府已经把我给革职了,以至于一来就要喊打喊杀的?”


        

“这个……”


        

这下孔祥熙尴尬了,不管是任何国家任何军队,尊重上级这是最起码的礼仪和规矩,贺耀辉这个中将看到苏晋这个上将后不但不敬礼问好,反而指着上级的鼻子进行质问,这在任何一支军队都是被鄙夷和禁止的。


        

看到孔祥熙不说话,苏晋将目光转向了贺耀辉:“贺主任,请问你是奉了谁的命令要来逮捕我,是军委会的命令?还是蒋委员长的手谕呢?如果有,请你拿出来让我看看,只要是真的,那我绝不会反抗,保证束手就擒。”


        

“你你……我我……”


        

贺耀辉也说不出话来了,他虽然为人骄横但并不愚蠢,这种事他怎么可能有手谕呢,就算有也不可能拿出来,这不是授人以柄吗?


        

看到贺耀辉说不出话来,苏晋冷哼一声,“既没有军委会签发的逮捕令,也没有蒋委员长的手谕,贺主任一来就对苏某人喊打喊杀的,简直比蒋委员长还要威风啊。”


        

说完后,苏晋转头对孔祥熙道:“孔院长,既然重庆对苏某人如此不欢迎,那我也没有必要开什么会议了,就此告辞,我先回杭州了。”说完,苏晋转身就要朝身后的运输机走去。


        

“三思,万万不可啊!”


        

孔祥熙一看差点吓掉了魂,现在事情已经弄成了这个样子,要是再让苏晋就这么回了杭州,恐怕今年这一届的军政会议就要成一个笑柄,而且以这位爷的脾气要是回了杭州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呢。他也顾不上别的,赶紧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苏晋的胳膊。


        

“三思啊,你可千万不能回去啊,明天就要召开大会了,你可是委员长亲自点的名,你要是回去了我可怎么向委员长交待啊。”


        

“呜呜呜……呜呜呜……”


        

急促的警笛声在远处不断响起,苏晋一眼望去,机场外围来了越来越多的士兵,密密麻麻的几乎一眼望不到边。


        

看着这一切,苏晋的眼神也越来越冷。他甩开了孔祥熙的手,冷冷的问道:“孔院长,如果我执意要回去呢?”


        

孔祥熙一咬牙:“那我只能对不起三思了。”


        

孔祥熙也是豁出去了,他接到的命令就是一定要把苏晋留在这里,反正这里是自己的主场,就凭苏晋这些人难不成还能反上天来不成,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交给蒋委员长其他人来头疼好了。


        

“好……好好……”苏晋不怒反笑道:“既然蒋委员长和孔院长这么舍不得我离开,那我就不走了……赵营长……”


        

“到!”赵半括上前半步!


        

“打信号弹!苏晋的声音就象从冰窟里冒出来似地,透着一股子冷气。”


        

“是!”


        

赵半括没有半句废话,从腰间掏出了一把信号枪朝着天上连开了好几枪。


        

“砰砰砰……”


        

一红两绿三颗信号弹朝着天空射了上去,停靠在跑道上运输机驾驶舱里的驾驶员看到信号弹立刻就接通了频道,只说了一句,“红色警报,执行五号作战计划!”


        

只是这名驾驶员做的这一切跑道上的人并没有看到,看着地面上升起的信号弹,已经将脸上的血迹擦掉的贺耀辉冷笑道:“苏长官,这里是重庆不是杭州,您打再多的信号弹也是没用的。如果你不信的话就看看天空吧。”


        

随着贺耀辉的话,不少人都抬头看向了天空,随着一阵嗡嗡的声音,数十架飞机开始从远处很快飞到了机场上空。飞机的高度并不高,只有不到一千米,有眼力好的人甚至还能看到飞机机身上印着的青天白日徽章。


        

“是P40,这是第三集团军卖给政府的那批飞机?”


        

有不少机场外的逗留的记者看到在低空盘旋的飞机,立刻引起了一阵惊呼,这个时候政府把战机派了出来,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苏晋眼中略显惊讶的神情,贺耀辉得意洋洋的说:“苏长官,我知道陪同您来的还有一批飞机,可惜他们现在都已经在野战机场降落了,想要升空的话还得需要我们批准才行呢?”


        

“这么说你们是吃定我??俊笨醋藕匾?缘靡獾纳袂椋?战?⒚挥腥缤??ち现械木?拧


        

“三思,你还是跟我走吧,我可以保证委员长是不会为难你的,最多就是在重庆多住些日子,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可以将你的家人接过来。这几年你一直东征西讨的很辛苦,在重庆过一段清闲的日子不好吗?”孔祥熙也以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劝苏晋。


        

看着面前这两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摆出了一副哈哼二将的架势,苏晋只是轻蔑的扫了二人一眼就不说话了……


        

到了这个时候孔祥熙也想明白了,反正已经把苏晋得罪了,也就不在乎再得罪到底了,他对贺耀辉使了个眼色。贺耀辉明白了他的意思,对着苏晋狞笑道:“苏长官,情况您也看到了,既然到了重庆怎么着也得把这一届的会议开完,等到蒋委员长开完会后再回去吧,如果您执意要回杭州,这回让职部很为难的。”


        

在距离机场数十里外的重庆曾家岩官邸,蒋委员长的办公室里,一头冷汗的戴笠正笔挺的站在办公桌前,原本笔挺的军服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在办公桌的后面那双眼睛如同刀子一般射向了他。


        

“戴雨农,这就是你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的办法吗?现在你告诉我怎么收场?”


        

蒋委员长的声音冷得就象从凛冽的冬季冒出来的寒风,吹得戴笠浑身打冷战,别看在外人眼中他是威风凛凛的军统局的局长,手下特工无数,可他却很清楚,眼前这个人如果想要他的命甚至都不需要他吭声,只需要一个眼神甚至是一个暗示,他的小命就会丢掉,毕竟这些年来他手握军统大权,得罪的人可谓不计其数,一旦失势他的下场绝对无比的凄惨。


        

原本戴笠计划得好好的,等到苏晋到来后安排他入住早已安排好的一个公寓,孤身一人在外的他根本不可能脱离军统的掌控。即便是他带来了几十架飞机,可那些飞机一旦降落在机场后,原本天空中威风凛凛的战鹰可就成了任人宰割的草鸡,如此一来事情就可以完美的完成。


        

只要把苏晋软禁在重庆,蒋委员长就可以用他挟持第三集团军的将领和心腹,用不了一年半载第三集团军就会变成蒋委员长的囊中之物,如此不费吹灰之力的掌控八十万全国最精锐的部队,这样的好事上哪找。可没想到他竟然在机场上弄了这么一出,而且孔祥熙竟然会轻易的被他给骗了,竟然把苏晋的一个警卫营给送到了他的旁边。


        

这样一来情况就是一样了,孤身一人的将军和一个手中有兵的将领其威胁程度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而且现在苏晋那边的人肯定已经把情况的经过告诉了杭州那边,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预料,这才是蒋委员长大发雷霆的原因。


        

战战兢兢的戴笠颤声道:“校长,这件事确实是学生没有安排好,这个苏晋竟然安排了这么一手。不过学生以为,既然事情已经做了,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做到底。苏三思就算有兵又怎么样,撑死了也不过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如果他实在不愿意束手就擒,咱们就出动大军围剿他们,学生不信,他苏三思就是铁打的不成。”


        

蒋委员长冷哼了一声:“那些记者怎么办?要知道刚才在机场的事情可是被几千人看在眼里,你想怎么隐瞒过去?”


        

“隐瞒?为什么要隐瞒?”戴笠也是豁出去了,继续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些记者全都赶得远远的,等事后我们再对外通报说对苏晋留在重庆另有任命,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咱们就是这么一个态度。”


        

蒋委员长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幽幽的问道:“这件事你有几分把握?”


        

戴笠昂然道:“没有十分但七八分把握总是有的,要知道这里不是杭州,而是重庆,要是连一个小小的加强营都拿不下来,那咱们的人都可以回家抱孩子了!”


        

蒋委员长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子上,摆了摆手:“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就去做吧,我会让贺耀辉配合行动的。”


        

“是……”


        

戴笠一个立正敬了个礼就要离去,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凄厉的警报声,这个警报声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熟悉,如果戴笠没听错的话这种警报声是防空警报的声音。这种声音几年前几乎每天都响起,但自从苏晋将P40卖给了政府后,经过了长时间的争夺,如今的日机已经很少能飞到重庆天空轰炸,所以防空警报声也很久没有响起了,怎么今天又响起来了,难道日机又来了么?


        

就在戴笠很是疑惑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办公室的门被猛然推开了,警卫团团长石祖德冲了进来大声道:“委员长,飞机来了,赶紧跟职部进防空洞!”


        

“慌什么!”蒋委员长冷喝了一声,“你把话说清楚,日本人的飞机吗?来了多少架,我们的飞机呢,为什么没有起飞将他们驱逐?”


        

“不……不是日本人的飞机。”石祖德喘着气道:“是……是第三集团军的机群,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过来,他们已经飞抵了重庆上空,咱们的飞机根本不敢他们交手,全都被他们他赶走了,他们还有大量的运输机,现在他们正在释放伞兵呢”


        

“伞兵……”


        

听到这里,蒋委员长只觉得耳朵嗡的一声,整个人都不好了……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