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三千小说网 > 深宫美人,朕的贵妃胆小又怕事 > 第626章 何夫人求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千小说网] https://www.3000xs.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德妃嗔怪道:“您是长辈,玉儿是我的孩子,她自然是该给您行礼的。”


        

“况且这是在私下,又没有人知道。”


        

“礼不可废。”何夫人缓缓摇头道:“正因为这是在宫中,所以规矩才会显得尤其重要。”


        

“大公主身份尊贵,怎能给臣妇行礼?”


        

德妃知道何夫人古板的性子,所以直接将这些小事略过,她扶着何夫人去坐下,随即问道:“母亲,您进宫该不会是为了去见皇后娘娘吧?”


        

何夫人扫了一眼殿内的宫人,既然德妃没有让这些人退出去,那就说明这些人都是信得过的。


        

念此,她不由得放松了一点。


        

“没错,你父亲想让我进宫见一见皇后娘娘。”她点头承认道,“不过我并不是来劝皇后娘娘的,只是想问一句话而已。”


        

“什么话?”德妃不解道:“这等小事你们派人传个口信进宫给我不就行了吗?”


        

“您何必多余走这一趟呢?”


        

何夫人不年轻了,腿上还落了些毛病,这一来一回的走这么长的路,不是纯受罪吗?


        

何夫人拍了拍德妃的手,笑道:“当然是为了进宫看看你和大公主的。”


        

她扭头看向大公主,从袖中取出一个匣子,道:“大公主,您既然是记在了德妃娘娘的名下,那臣妇就厚一回脸皮,将您当成是何家的孩子。”


        

“这是我与你外祖父给你准备的见面礼。”她将匣子打开给大公主看,继续说道:“这是一块青鸾玉佩,你若是不嫌弃的话,便收着吧。”


        

“谢谢外祖母。”大公主高高兴兴的收下了,她拿到手中把玩了一会儿,便递给德妃,开口说道:“母妃,这块玉佩真好看,您帮儿臣戴上吧。”


        

德妃接过玉佩,系在了大公主的腰带上,她笑着说道:“玉儿,你先出去吧,母妃与你外祖母有话要说。”


        

大公主望了一眼何夫人,随即应下道:“那好吧。”


        

德妃等大公主走后,才问道:“母亲,您到底是想问皇后娘娘什么?”


        

“你就别问了,反正不是什么坏事。”何夫人无奈的笑了笑,她连忙转移话题道:“我知道你和皇后娘娘关系好,但尊卑有别,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该争的东西就不要去争,明白了吗?”


        

德妃闻言一愣,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与皇后娘娘又什么好争的?”


        

她这一没皇子,二没宠的,能争什么啊?


        

何夫人见德妃的神情不准假,便放心道:“没事,只要你没这个心思就行了。”


        

“圣上为了皇后娘娘,连大选都取消,这宫中日后就是皇后的一言堂,我不希望你犯糊涂去争些争不到的东西,免得到时候惹祸上身,害了你自己,也害了大公主。”


        

“行,您放心吧,我从来都没有过这些心思。”德妃莞尔笑道,她当初是为了大公主,所以才选择投靠皇后的。


        

她什么都不求,只求大公主能有个好的归宿。


        

“我自然是信你的。”何夫人起身道:“好了,我该去拜见皇后娘娘,若是日后再有机会,我再递玉牌进宫看你。”


        

“那我与您一道去吧。”德妃微微蹙眉道。


        

何夫人笑道:“不必了,让个宫女带我过去就行了。”


        

德妃闻言只好让芙蓉陪着何夫人一块去永寿宫。


        

而此时的永寿宫外,已经有两个贵夫人在外面求见了。


        

可苏溪没同意。


        

“尚夫人,高夫人,你们二位请回吧。”青竹婉拒道:“皇后娘娘身子不适,过会儿就要歇下了。”


        

“臣妇只是想拜见皇后娘娘一面而已,还望青竹姑娘能够通融通融。”尚夫人还想塞银子给青竹,但却被青竹给推了回来。


        

“尚夫人,皇后娘娘吩咐过了,今日谁都不见,您就别为难奴婢了。”青竹正色道。


        

尚夫人不禁皱了一下眉心,她扭头与高夫人相视了一眼,便叹气道:“那吾等就下次再来拜见皇后娘娘。”


        

“那奴婢差人送二位出宫吧。”青竹随意点了一个守门的太监,吩咐道:“小东子,你送尚夫人和高夫人出宫。”


        

“是。”小东子赶紧应道,“二位请吧。”


        

苏溪不同意,她们又不能硬闯,只好是跟着小东子一起离开了。


        

只是走到半路上,她们恰好就遇见了何夫人。


        

尚夫人脚步一顿,立即寒暄道:“何夫人,你这是要去拜见皇后娘娘吧?”


        

不等何夫人开口,她便径直说道:“皇后娘娘身子不适,今日谁都不见,你要不与我们一道出宫吧。”


        

何夫人闻言礼貌的笑了笑,拒绝道:“不了,虽说是见不到皇后娘娘,那我也该在殿门外向皇后娘娘问完安后,才能出宫。”


        

说罢,她也不理会尚夫人她们,就带着芙蓉继续往永寿宫去。


        

尚夫人不禁抿了一下唇,她看向小东子道:“这位公公,要不是咱们在这儿等等何夫人吧,想来何夫人耽误不了什么时间的。”


        

“尚夫人,何夫人身边有宁清宫的芙蓉姑娘跟着,不需要有人引路。”小东子不为所动道:“咱们还是先走吧。”


        

尚夫人面色一僵,但这里不是尚家,她也不好发火,只能应道:“那就走吧。”


        

而何夫人这边来到永寿宫外后,青竹很快就又被守门的太监唤出来了。


        

何夫人的眼神从青竹的脸上掠过,便垂下眼帘,客气道:“青竹姑娘,臣妇想求见皇后娘娘一面,望您能进去通报一声。”


        

青竹闻言犹豫了一下,德妃娘娘与永寿宫来往甚密,这可不好拒啊……


        

她想了想,应下道:“那劳烦您在这儿稍等片刻,奴婢这就去禀报皇后娘娘。”


        

她转身直接往寝宫去,向苏溪禀报道:“娘娘,何夫人在外求见。”


        

“将人请进来吧。”苏溪将手里的书放下,淡淡的应道。


        

这些贵夫人递请的玉牌都是她应下的,她当然是知道这个何夫人是何许人也。


        

何祭酒好歹是二皇子将来的开蒙先生,给个面子也无妨。